[TED] Dream From Endangered Cultures

透过眩目的照片和故事
韦德戴维斯庆祝世界土著文化非凡的多样性
这些文化正在以惊人的速度从地球上消失

有时候,我们甚至忘记了停下脚步,仔细想想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不是会有那么一些奇怪的地方。

我们仿佛习惯了这个重新定义的世界,一种包裹在有限的不安全感下被无限放大的对金钱、荣誉以及来自同类的赞美的渴望。那些千百年来在自然世界中形成并固化在我们的血液中的人类的种族意识,渐渐演变成依托城市而非自然形成的新的“部落”。在这里,我们不再全身心投入到远古人赖以生存的觅食行动中,我们仿佛超脱于过去而存在着,被一种新形式的虚无缥缈的“自我实现”定义着,即使大家都知道殊途同归,万物终归于零,无所谓始末。

洪荒的时候,自然就是神;社会的时候,神就是自然。

Davis说:

人类学的要义是,我们生活的世界,不是存在于一个绝对的意识之中,而是一个现实模型,只是一种适应性选择的结果,我们的祖先在很多世代以前就成功地做出了这种选择

通过我们的视角去围观濒临灭绝的其它族群的文化,去高山、岩洞,去戈壁、滩涂,多姿多彩的族群生活围绕着最原始本真的自然展开着,如果说人类生存的其中一个意义是为了种族的繁衍,那么他们确是更接近这意义。

现代文明最大的罪过是强烈的排他性,生活在婆罗(Borneo)丛林的伯南(Penan)人、海地的巫毒教(Voodoo)侍僧、北肯尼亚凯苏特(Kaisut)沙漠的武士、安第斯山区的巫医(Curandero)、撒哈拉沙漠中部的帷帐客栈,还有小说中无处不在的萨满、因纽特人、藏传佛教徒们,这些真实存在于蓝色星球上的族群文化在现代人类版图的扩张中日益濒危. 我们能些什么? 我也不知道,但答案应该不只是缅怀吧。

对了,Wade Davis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的驻地专家。

而国家地理,就是你知道的那个著名的国家地理。

坚持原创技术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